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名侦探柯南H版第一部
名侦探柯南H版第一部
 “柯南,快点啦!快来不及了!”
-
-  小兰一大清早就大声喊着。
-
-  “那!来了!”
--
今天我要和小兰一起到米花市郊外的一间温泉饭店渡假。
-
-  事情要从上星期说起,那天晚上小兰突然说她在商店街的摸彩摸中了两张温泉招待卷,想在这个周休时带我去渡假。我当然很高兴啦!不过叔叔小五狼就嘀嘀咕咕了半天,呵,谁管他啊!
-
-  到了车站,还好巴士还没开走,我们赶紧上车。找个位置坐下,我看到小兰的眼神好像有点奇怪。
--
“小兰姐姐,你在想什么啊?”
-
-  “啊……没什么,昨晚太高兴,失眠了,所以现在有点累。”
--
小兰转过头笑着说。
--
“那……那,小兰姊姊,你脸怎么那么红啊?是不是很热?”
--
“啊……对啊!好闷那,这巴士的空调坏了吗?”
--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我们到了目的地。之前没有听说是怎样的温泉饭店,现在看了感觉挺高级的,不过人好像不是很多的样子。我们进了大厅办好check in,便领了钥匙到房间去了。
--
“小兰姊姊,这间饭店生意好像不是很好那?”
--
“啊,听说都是招待一些达官显要的人,所以平常人很少会来吧!”-
-
“那……小兰姊姊,那我们住几号房啊?”
-
-  “有两间房间,啊……我住708,你706好了。”-
-
小兰看着钥匙上的号码说。
-
-  什么啊!我还以为是住同一间咧!这样还有什么搞头啊!哎……算了,就算真的给我们住同一间,我这样的身体也不能干嘛……可恶的黑衣集团,我一定要找到你们,给你们好看!
--
“柯南,东西放好了吗?我们去泡温泉吧!”-

-  小兰敲着我的门说。-
-
我开了门,小兰已经换好了浴袍,这么说……她里面已经没穿了!呵,想到这,我像蚯蚓一样的小家伙竟然也变得像根中指一样。哎……虽然身体是小孩,但是我的脑袋毕竟是个高仲生嘛……到了浴池(当然是男女分浴的……别打作者:P )已经有人在里面了。-

-  “火扁市长,对於那个木木议员对你提出你到澳门嫖妓的事,我们该怎么处理?”
--
一个在池岸边穿着西装的男人说。-

-  “哼!那个吃屎的,别管他,反正我们都做得很乾净,量他也拿不出什么证据,再说到时再叫我那老婆出来帮我辟谣就好了,嘿……反正我也已经结扎,也不用担心会有人抱个小孩出来认亲!哈……”
--
一个操着方言口音的矮胖男子说道。
--
仔细一看,原来是米花市的市长阜东火扁,大概他们看我是个小孩,说起话来也就没什么顾忌了,哼!讨厌的政客,算了,泡不下去了,回房吧!-
-
坐电梯回房,有一男一女跟着进了电梯。
-
-  “铃子,这次的选举可要拜托你了,这次我们的事情被揭穿,我的前途就看这次的选举了,没问题吧!”
-
-  说话的是个人模人样的男子,仔细看原来是上次闹绯闻的作者赤树义交,看来这里还真是冠盖云集。-
-
“没问题啦!那几个桩脚都是我的老”朋友“了,找几个晚上看我出马,保证他们服服贴贴。”-
-
没错!说话的就是绯闻女主角人可铃子。-
-
他们到了六楼走了,我很快的回到七楼,咦?708好像有声音?小兰已经回来了吗?我本想敲门,可是一靠近却听到奇怪的声音,好像是女人的喘息、呻吟声。我赶快回房,拿出阿立博士给我的工具光纤监视器。我把超细光纤头从钥匙孔穿入,我眼镜萤幕上显示的画面让我的小蚯蚓又涨了起来……我看到小兰全身赤裸,两手在身上游移,小兰的脸涨的火红,右手慢慢的伸向她下部的蜜丛,她扭动着身体,好死不死地把她的小穴对着门,让我看得清清楚楚,她用拇指食指搓揉着她的阴蒂,火红的小豆早已经退去了皮,鲜嫩欲滴,右手不断地揉着,左手也没停地在她的豪乳上搓着、揉着,看她淡粉红的乳头也已经挺起,她两手并用,一捏一放、一搓一揉。她的小穴很快的也在泛滥着,她用中指在她两边的小阴唇抠着、摸着,并没有把手指伸进去,大概是怕弄破处女膜吧?
-
-  “啊……新一……快……快一点……啊……对……就是那边……用力……用力干我……干……干我……”-

-  我不敢相信我的收音耳机传来的声音,我梦想着的小兰竟然像个荡妇一样说出那么淫秽的话。-

-  “快……快嘛……用你的……大……大鸡八……用力……用力插我……啊……干我……啊!到了!到了!到天……天堂了……哦……死了……我要死了……快……快……再快……再……啊……”
--
我看到小兰背弓了起来全身颤抖,很久才慢慢躺下来。我赶快收起家伙,回到房间。我发现我的小蚯蚓不但涨成中指大,而且红的透紫,哎……要是我还是个大人,刚刚就冲进去,好好疼爱我的小兰了,真是怨恨!
-
-  看了刚刚的情景,我花了好大的劲才让我的小蚯蚓乖乖休息,这时候有人敲门。是小兰,来找我吃午饭了。我刚出门就看到刚刚在温泉的那个火扁市长,原来他是住710号房。我们到餐厅的一路上,我一直看着小兰,除了两颊泛着红晕外,神色都很正常,到现在我还是不能相信,我眼前楚楚可人的小兰刚刚竟然这么淫荡。难怪有人说女人演戏的工夫一流,就连高潮都可以伪装。-

-  不愧是高级饭店,餐厅也是非常高级,不过我没心思注意,一直偷瞄着小兰,随便把饭扒完,准备要到处晃晃。小兰看我吃的满嘴都是,拿她的餐巾蹲下来替我擦嘴,垂下来的领口,秀出了她36D的巨乳,天啊!还没穿胸罩!虽然只瞄到一眼,刚刚房间里的画面又再度浮现,我感觉到我的小家伙又要开始蠢动,赶紧跑开。
-
-  “小兰……姊姊,我……我到处去晃晃那!”-
-
“喂!柯南,不要到处乱跑那!我先回去睡午觉,早点回来唷!”
-
-  我红着脸快步离开,到处闲晃,其实是要找个时间让我的小弟冷静,我到了六楼,啊……这栋饭店的结构很工整,每一层楼都一样,如果没有看到墙上、门上的号码,很难区分自己是在几楼。我走到608,灵敏的感觉到里面有人,刚刚吃到甜头,我再度拿出我的偷窥法宝光纤出来,透过钥匙孔我看到原来是刚刚的义交和铃子。-

-  出现在萤幕上的是两条肉虫彼此扭动的淫秽场面,看来还没正式开战,义交伸出他长长的舌头,正在舔着铃子肉缝而铃子也正吹着义交的肉棒,看得出铃子工夫一流,只看她几乎把义交的棒子全根含入,并且快速地上下套弄着。-
-
义交也不是省油的灯,长的有点怪异的舌头不断地快速翻动着铃子的肉缝、阴蒂、阴唇,并不断地插进她的阴道里,快速地抽插着。-

-  “啊!好哥哥……对……用力……喔……美死了……我要飞……飞了……快……更深……深……哦……不行了……受……受不了了……求求……你……快干死我吧……我的好哥哥……亲哥哥……快……”
--
“你要我做什么?我不懂啊!”
--
义交露出奸邪的笑容。
--
“啊……亲哥……你别逗我……啊……快……要升天了……呀……不行……不行再来了……快……我要……用……用你的大阴茎……狠狠……狠狠地……干我……干我的肉穴……”
--
“呵……这才乖!”-

-  义交很快的占好位子,扶着他发紫的肉棒,顶着铃子泛滥的肉贝磨着。刚刚被铃子含着没看清楚,这回一看,赫然发现他的肉棒超大,算算也许将近七寸,口径也特粗,难怪有那么多女人拜倒在他胯下。
-
-  铃子受不住他的磨蹭,腰一挺,便让义交的大肉棒全根没入(也真不简单)义交见此也开始抽送,两人都是老手,也不必慢慢磨蹭,一开始就大起大合地干着,每一次义交都抽出约莫十公分,再狠狠地干下,铃子也熟练地寻找自己最敏感的角度,不断地扭着腰、送着臀……“啊!干……干死我吧……我……你……亲哥……用力干……对……再深……再深……啊……不……不行了……要飞……要死了……干得我美死了……亲哥……真会干……干的我的肉穴好美……啊……要……出来了……用力……快……深……”-
-
“噗滋噗滋”的声音透过耳机让我听的更清楚,好个浪女铃子,传闻她靠着上床搞了好多政商大老,看来是名不虚传。抽插了数百下,两人换了姿势,铃子坐在义交的腰上,前后磨蹭着,义交也不断地上下突进,两手更是不会放过铃子那两对大奶子,用力地抓着扯着揉着……“嘿……是我干的爽,还是其他人干的爽啊?”-

-  义交故意停下来问。-

-  “哎……别……别停……他们……哪比得过你……你的大鸡八……天……天下无双……干得妹妹我……爽死了……快别停……干我……用力的干……深……再深……啊……到花心了……再干……别停……干穿我的穴……快干……亲哥……喔……美死了……”
--
“嘿……还没呢!好系还在”后头“咧!”-
-
义交淫笑着,很快地抽出肉棒,对准铃子的后庭花猛地插入,原本女上男下的姿势并没有改,因此此时铃子的肉穴正对着义交,两片阴唇随着呼吸一开一合,好像在找什么东西,想要塞满那个肉洞的样子。淫水流得满腿的铃子没想到还有“后头”这招,冷不防地被插入,几乎晕了过去,但荡妇的本性马上又把她唤醒。-
-
“啊……亲哥……你坏死了……要插人家……后门……也不说……哦……干我……用力干……快……别……别停呀……啊……转……转转……再深……深……快……快干死我……啊!亲哥……人家……人家……前面还要……别停嘛……干我……”-
-
“哼……真是个婊子!好,看我干穿你!”-

-  义交把食指中指无名指三只指头一起插进铃子发紫的肉穴,不断地抽插、抠弄,好似真的要把肉洞给插穿一般。-
-
“啊!美死了……天……我到天了……哦……干死我了……溶了……快……再干……干翻肉穴……呼……后面……再干进来……再深……前面……也是……用力抠……ㄠ……不行了……死了……天……”
--
算不出他们干了多久了,义交猛地站起身,把铃子狠狠地甩到床上,抓起铃子的头,把紫黑的阴茎塞进铃子的嘴里,身体抽动几下才缓缓抽出来,大概是射精了,铃子失神空洞的眼睛已经睁不太开,嘴角流出一条白浊的液体。
--
“嘿!可别把宝贝浪费了!可要全部吞下唷!很营养的!过几天还要麻烦你去帮我”拜票“咧!加油那!哈哈……”-
-
赶快抽出我的偷窥光纤落跑,看完了这场恶战,我看我今天大概是不用睡觉了!看看表,已经过了一个半小时了,我信步走回房门,好奇心驱使下我又把光纤深入小兰房中,看看我的宝贝是不是又……没想到小兰似乎真的在午睡,呵……大概是早上太累了吧!这时我又听到隔壁710有声音(其实饭店的隔音很好,不过我是名侦探嘛!感觉当然特别敏锐罗!我又再度使用我的法宝……熟练第把光纤管伸入710 号房的钥匙孔,接在我的眼镜萤幕后画面立刻显现,这次是两名大约十六、七岁的女孩,全身赤裸地被火扁市长左拥右抱着,火扁正在接电话,一名女郎用手上下套弄着火扁的还很软的肉棒,另一名女郎抓着火扁的一只手,不断地搓揉着自己的乳房。
-
-  “阿成啊,这两个女的是你找来的吧!啊……不错,干的好,她们……是从我们扁裙工厂特别挑出来的!呵呵……好,你再去多找些像这样的高仲生来,你不是最会搞这种煽动的事吗?向上次撕报纸那次……好交给你办,钱不是问题啦!我们那个基金会不识相很多企业A了很多吗?去去去……”
-
-  火扁挂上电话,便开始贪婪地吸着、吻着两名美少女的大奶,经过精挑细选的果然不一样,虽然是高仲生,却已经发育的非常成熟了,两个人没有35D也有34,看火扁像只饿狗似的猛舔着四颗大奶,两个女孩也被舔得娇喘连连,手也开始不听使唤地向着自己的肉缝摸去,新鲜的肉贝经不起挑逗,早已流出了蜜汁。火扁见状,猴急地将其中一女推倒在床上,开始干了起来。两只手也没闲着,对着空着的小穴又抠又插,肉缝上的小珍珠也没忘记,不断地搓揉着……“喔……市长……干我……再……再进来……用力……啊……插的美眉……好美……市……市长……我爱您……干我……我……每天……都想着……被您干……啊……好美……死了……要飞了……”
-
-  “啊……我……市长……我……也要……也要您干……别……别不干我……快啊……对……插进来……快……受……受不了了……喔……痒……痒死妹妹了……您别……别停……再插……用力……喔……”
-
-  “呵……市长不会忘了你的!让这个先好好疼疼你!呵呵……”
-
-  火扁从枕头下拿出一支又粗又大的电动按摩棒,二话不说,狠狠地往小肉穴插下去,火扁一面挺着腰,一面把按摩棒快速地抽插并打开开关,按摩棒立即扭动了起来,内埋的钢珠也快速地旋转着。也许是体力消耗太大了,火扁把身下的女子抱起,自己躺在床上,叫另一女子坐在自己脸上,命令她自己抽送着按摩棒,而火扁就对着她的肉洞上的小肉球进攻,阴茎突进着、舌头翻搅着,两男一女就这样一阵一阵地性交着。-

-  “市长……我……死了……要升天了……市长……您……好会干……干死妹妹了……啊……再深……再深啊……喔……去了……没命了……不……不能停……停了……妹妹就死了……干我……我的淫穴好痒……市长啊……再进来……哦……”
-
-  火扁比起义交毕竟是技逊一酬,大约过了三四十分钟,火扁突然加快了抽送速度,嘴里也发出喘息声,想必是射精了,果然,没多久火扁把他那稍短的(其实也约有五六寸长,不过比起义交的……阴茎抽出来,就看到那发紫的龟头上还牵着一丝白浊的液体。干完的女娃红肿又敞开的淫穴也泊泊地流出夹杂着淫水和精液的秽液。奇怪的是火扁的阴茎并没有要软下去的意思,依然举的老高,好像更紫了?-
-
“呜……市长……别……别忘了……人家……还没干呢……您快来……干我的穴嘛……啊……人家已经等……啊……等不及了……”
--
“呵……你这小母狗,发春了吗?没关系,等市长我插你你就快活了!呵……”
-
-  没想到这个火扁市长,竟然真的金枪不倒,再度提枪上阵,他很快地拔出仍在搅动的按摩棒,从后面以狗交式插入已经泛滥的肉穴。小穴经过刚刚粗大的按摩棒的前戏后,早已经门户大开,蜜汁已不断地渗出,快速抽插配合着撞击后产生的“噗滋噗滋”的淫声,和女淫娃的浪叫形成一段交响三重奏。-
-
“喔……市长……您真会干……才刚干完……又……又这么硬……妹妹……不行了……顶……用力……顶住花心……哦……别……别那样磨……妹妹……要……要升天了……磨的花心都……化了……市长……好厉害……干穿妹妹了……哦……别……别停……再干再干……飞了……升天了……”-

-  “喔……要化了……妹妹……死了……不行……干穿了……还要……妹妹还要干……市长……我……我爱您……我要……要做您的淫奴……永远……给您干……再干……啊……”
--
大概又过四、五十分钟,火扁的高潮大概又来了,突然把阴茎拔了出来就往女孩的嘴里插,抖了几下,却没有要拔出来的意思。-
-
“嘿……你不是说要做我的淫奴?那就把我的精液吃完!一滴都不准漏出来!这些可是你们的市长、偶像、你们的神的精液那!你!也过来吃!”-
-
火扁一把就把先前干完的女孩抓过来,命令两个女娃彼此接吻,把精液分食。
--
看到火扁的肉棒还是昂然挺立,实在太奇怪了,我把光纤管转个方向,看到桌上着一个药罐,啊……原来是美国最近很热门的Viagra,难怪他能春风二度呀!-
-
不过虽然肉棒很有精神,不过火扁的体力大概也到了极限,搂着两个淫娃呼呼地睡去。我抽出光纤管,赶快回房,好在这间饭店客人很少,没什么人在走廊上活动,才让我看了这些活春宫。
--
回到房里,小弟弟早已经翘了起来,一天经历了三场的现场秀,我想只要是男人都受不了,虽然我的身体是小学生,我还是忍不住地套弄起来,我用拇指和食指圈成一个圈,翻着我的小包皮,快速的上下套弄,毕竟是小孩子的身体,哪经得住这样的刺激,没两分钟就“滋滋滋”地射精了,哎……我讨厌吃自助餐啊!-

-  一阵虚脱后,我倒在床上睡着了。-

-  不知道睡了多久,被一阵敲门声吵醒。是小兰来找我去吃晚饭了,在确定了刚刚的“杰作”都清理乾净后,我便开门出去。到了餐厅,我的脑袋比中午更加的不能专心了,偷描小兰一眼,她的精神比中午好多了,也许是睡过午觉的关系吧!我描到小兰的上身,有点宽松的T-shirt 也掩盖不了的巨乳若隐若现,天啊!-
-
我要流鼻血了……不行不行,我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呢?她可是我的公主、女神呢!虽然今天早上的景色让我震惊,不过丝毫不减我对她的爱慕。嗯,没错,我和小兰是青梅竹马的朋友,存在在我们之间的只有柏拉图式的爱,就像X档案里的男女主角一样,呵……“柯南,你一个人在笑什么?脸也好红喔!生病了吗?”
--
“啊!没事啦,我吃饱了,啊……我到处去晃晃那……”
--
糟糕,差点出糗。
-
-  “又要去哪啊?可别乱跑呀!等会儿我要再去泡个温泉那!”-

-  哼!泡温泉有什么好的?又不是混浴,早知道是这种温泉,还不如去阿立博士那玩,不过今天的现场秀也算赚够本了。啊……去哪逛咧?算了,还是回房再睡觉,小孩的身体真虚,才射了一次就手软脚软了。电梯门刚开到一半,我就听到小兰的尖叫声!我赶快冲了过去,看到小兰倒坐在地上,房门半开,进门一看,房内的景况叫人震惊,竟然是三个全裸的女人,而且就是今天的人可铃子和那两名女高仲生。她们每个人的胸口都被插着一把匕首,而肉穴也都插着一支粗大的电动按摩棒正在翻搅着,马达的嘶吼声,彷佛为这三名淫女奏着哀乐。饭店人员很快的报警,而木目警官也到了现场,我和小兰向他录口供。
-
-  “我吃完晚饭后,就想要回房拿衣服去泡温泉,刚进门就看到这三个女人倒在那……对了!我好像还看到有黑影在阳台那边,不过我吓呆了,没有追过去看,后来……大家就都过来了。”
--
“原来是这么回事,根据饭店的记录呢,今天住在饭店的就你们这三间房的人而已,而且看这致命伤应该就是心脏被刺伤而当场死亡,这样说来犯人身上应该会被溅到血才对,你们说你们几乎马上就到这里集合了,应该没有时间把血迹洗掉才对。这么说……你们都没有人认识这几个人吗?”-
-
没错!凶手就在这几个人中,其他人可能不晓得阜东火扁和赤树义交和这几个女人的关系,不过这些都逃不过我的眼睛,不过……犯人到底是……如果说犯人是用匕首行凶,那要一次杀三个人就不太可能,再说,如果心脏被刺一定会喷出血来,可是嫌疑犯几乎马上都出现在现场,应该没有时间让他把血迹洗掉才对……啊!难道……我跑到那三个女人身边……啊……果然……“木目警官,这几个人真的是被匕首杀死的吗?可是,好奇怪那,她们的瞳孔却都缩的好小ㄝ,普通死人不是都会放大吗?”-
-
“啊……真的耶!这是怎么回事?嗯……”-

-  “我知道,我在书上有看过,这叫pin point pupil ,这是吗啡类毒品中毒的特徵唷!”-

-  天啊,你怎么当上警官的啊?这也不知道?
--
“嗯,这么说来,致命伤不是心脏罗!好,那你们这几个人都有嫌疑!”-
-
总算说句像样的话了,事情后来的发展是有饭店服务生看到义交和铃子一起check in,而刚才义交却说不认识她,在木目警官的逼问下,义交终於招认是他杀的,然后由阳台用绳子爬到608号去,不过,他到底是怎么逃走的,小兰看到的黑影又是……突然间我看到义交和火扁两人交换了眼色……有问题!我赶紧跑到阳台……果然没错!
-
-  “木目警官,好奇怪唷!”
--
“又怎么啦!柯南?”
--
“他说他是用绳索爬下去的,那,绳索呢?他应该没办法把绳索拿走啊!”-

-  “听你这么一说……喂!赤树义交,你到底是怎么逃走的,老实说!”-

-  终於在一阵逼问下,义交终於坦白,原来住在710的阜东火扁是共犯,他在等义交爬下去后,就把绳子松绑让义交把绳子收回,自己就跳到隔壁的710号,后来也在义交的房里搜出绳索、在火扁的房里搜出了海洛因(海洛因也是吗啡类,且效果强三倍以上)他们坦白说原来在义交绯闻传出、被开除后,义交就找上了火扁,两个人臭味相投便一拍即合,后来绯闻的女主角人可铃子表面上虽然站在他那边,不过却倚仗着自己的人脉对他颐指气使,忍不下去的义交便共谋火扁想要杀之而后快,没想到火扁找来的女高仲生却知道了他们的阴谋而想要报警,於是他们心一横,一不做二不休,把三人骗到708号房以为没人(小兰的行李很少,又放在橱柜内)一面做爱一面骗她们把高纯度的海洛因给注射进去,在她们三人中毒身亡后,才故弄玄虚地把匕首插进去,没想到却被小兰撞见,再来的发展就如上所说的了。最后木目警官就扭送这两人上了警车走了。
-
-  诡谲的政坛,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不断的互相利用和角力;物欲的享乐和偏差的价值观,让那两个女高仲生和三名政客交会在一起,导致了这场悲剧……“啊……柯南,你怎么会去注意到那些死者的眼睛呢?而且还知道那么多的事啊?像那些毒品的事……”
-
-  小兰蹲下来对我说。喔!她大概是紧张,流了一身汗,薄薄的T恤贴着36D没带胸罩的的豪乳,两个奶头隐约在挺立,有人说恐惧和快感只在一线之隔,也许就是在说这个吧!不过也说不定是那三个淫穴里的按摩棒、淫腥的蜜汁、精液的味道给她的冲击太大了吧!不管这些,等我身体恢复再来好好怜爱她!-

-  “那当然!因我我是江户川柯南,是个侦探!”-

-  我摆出招牌Pose微笑。-
-
“那,我们也该回去了吧!”-
-
“那……我刚刚实在太紧张了,我想先在外面透透气,你先回去把行李拿下来吧,柯南!”
--
“好!”
-
-  坐电梯回房时,小脑袋又闪过今天三场的活春宫,下面的小蚯蚓又再蠢蠢欲动,哎……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呀?进了房间……“嘿,工藤新一,案子破的不错嘛,不过……你还是算漏了一样……”
--
“谁!”-

-  我想要回头,脖子却一阵刺痛,是……麻醉枪……也不知道我昏过去多久,突然被一阵极其刺激的味道薰醒。我张开眼,四周一片模糊,等到我眼睛适应了以后,我发现我手脚都被手铐铐在一个斜面铁桌上,这像是一间实验室,三周都是铁壁,前方是一片落地玻璃,不过玻璃后面好像还有一面铁墙。电动门开了,有两个黑衣人走了进来……“工藤新一,你可醒来了,大概是你的身体还是小孩子,麻醉枪的剂量对你来说太大了一点。呵……还记得我是谁吗?没错!当初就是我给你毒药的,不过那时刚研究出来这个药,后来经过我们再研究发现,约1%的人对我们毒药有天生的抗性,不会死,但是会身体却会变成小孩。后来我们听说了你……柯南的事,我们很担心你会破坏我们的组织,所以……嘿,就安排这场秀,果然抓到你了!嘿嘿……”
--
“你们别笑!小兰她们发现我不见了一定会报警的!她们马上就会找到这里的!”
-
-  “找到这里?你是寄望你那些讯号发射器吗?放心,你所有的”玩具“都被我们没收、销毁了!而且,哈哈……”
--
“你笑什么?”-
-
“你希望警察来嘛?看!这不就来了?”-
-
电动门再度打开,这次进来的竟然是木目警官!不只如此,旁边还跟着两个人,就是刚刚的义交和火扁!没想到这个组织已经渗透进警政系统了,糟糕……“哼!别得意!小兰和毛利叔叔一定会找到更高层的人来的!”-

-  “你说那个毛利小五狼呀?我们早就派了女特务去了,现在正在快活呢!来看看吧,Live的唷!再说小兰……”
--
天花板降下一个电视,画面上正在播放着小五狼和两个美女正在疯狂淫秽地做爱。-
-
“你说……你把小兰怎么了?”
--
我没心思看电视了。-

-  “没有,我们没对她怎样,老实说,这次的行动会成功还全靠她了咧!喂!打开来吧!”
-
-  黑衣人下了命令,眼前玻璃后面的铁墙缓缓地升起的,后面的画面让我不能相信……小兰两手被反绑在背后,脖子上带着一个项圈连着狗练被一个男子牵着,身上穿着的是极紧身的SM皮衣,两个雪白的36D巨乳被挤的更加突出,而小兰的嘴正在吹着另一个黑人的喇叭!-
-
“你们……你们竟敢对她?我决不会放过你们!”
-
-  “哈哈……新一,你说这些话时最好相想想自己现在的处境,再说,我们也没对她怎样,倒是她让我们挺麻烦的……喂!较那个黑人走开!”-

-  黑衣人的命令透过扩音器传到令一间房间,黑人便乖乖第把他那又黑又粗又长的巨大阴茎抽出,天啊!这简直是巨无霸阴茎,最少有八寸长,上面又突出着扭曲的血管。接下来的事更让我不敢相信,黑人的黑肉棒一离开,小兰因为失去重心而扑倒,没想到小兰扭动着身体,用两个巨乳代替双手,一摆一扭地爬到黑人那,寻着他的脚,挺起身,再度把那根巨无霸肉棒全根吞入!而且还一吞一吐地来回套弄,小兰两眼微闭,一点也看不出有一丝丝的为难或羞耻!
--
“嘿!看到了吧!我们并没有强迫她,反倒是她的胃口太大,让我们的特务们都很伤脑筋呢!啊……想不想听听声音?喂!放银幕、开声音!”
--
我的房间降下四部大萤幕,是从四种角度分别拍摄的画面,扩音器也传来了小兰吞吐大肉棒的声音,声音很大,应该是把麦克风装在脖子上的项圈吧!约莫过了十数分钟,小兰吐出了巨无霸阴茎,小口似乎是撑得太大太久而出现红肿,小兰又继续一扭一蹭地爬上那黑人的身上,将自己的美臀对准超大肉棒,来回地磨着……“喔……干我……求求你……别这样折磨……折磨妹妹……快……插……插进来……哦……不行……要飞了……天……好美……黑哥哥……把你的大鸡八……狠狠地……让妹妹……爽……爽一爽……求……求你……插我……干我……天……啊……快干……”
--
小兰语无伦次。我好奇的是那巨无霸阴茎不是已经就在洞口了吗?为什么……“可以把那个拿出来了!”-
-
黑衣人又下命令。
--
在后面牵着狗链的男子听到命令,便上前到小兰扭动的美臀后,把一件超迷你的丁字裤脱下来,再把手伸到小兰的私处,拉出了一条带着巨大钢珠的电动按摩棒,不同一般的,前方还有一条约莫中指宽橡皮条,也在不断地摆动着。男子一抽出按摩棒,小兰好像如释重负般,对准了黑人的巨无霸肉棒,一口气全根没底。小兰没命似地扭动着腰,两手抱着黑人的腰,好像深怕那根狼牙棒会从淫穴脱出,黑人两手也抓着小兰的巨乳,粗暴地捏着那桃红的奶头……“喔……快干……快……快快……再干再干……不够……不够啊……美眉还要……更多……干我……快干到底……别停……干穿我……黑哥哥……妹妹还要啊……对……干我……干我花心……磨她……磨到她穿……喔……再进来……再深点……再干……再干啊……”-
-
“嘿,你看!为了她好,我们特地帮她穿上特制的贞操带,可是她苦苦哀求我们也没办法!看到那按摩棒前的管子没?那是我们特制的子宫按摩器!它可以从子宫颈口穿到子宫内去唷!本来是没有那么粗啦,不过应她本人要求,我们才慢慢加大尺码,原来只有3mm而已,没想到她很快就要我们一直加大,我们每2mm慢慢加,你看现在!要1.5cm才能满足她咧!哎呀,真是可怕的女人呀!”
--
黑衣人嘲讽地笑道。
-
-  我看着小兰像疯狂似地拼命的扭动着腰、臀,发紫的小穴……应该是大淫穴,不断挤压出来的淫汁早已流过那黑人到了地上,小兰弓起身,全身好像触电一般抖动,屁股还是不忘不断的转动、扭腰。我看那黑人表情也越来越兴奋,大概也快射精了,必竟那种尺寸的阴茎不管插谁的洞都会很紧的吧……“喔……黑哥哥……还不能……你还不能射……妹妹……还要干……再干再干……别……别钓我……妹妹……受……受不了的……再……再一下……一下下就好……再干……快……还没穿……妹妹花心……还没穿啊……不能……不能现在就……啊……啊……”-
-
黑人全身抽动了一下,射精了,小兰却丝毫没有想要停下来的意思。
-
-  “不行……不能停……快再干……再干……喔……就一下……再一下下……快呀……快……别把妹妹……钓……钓得半天高……再干……”-

-  小兰夸张的扭动,让淫穴里的淫液不断地挤出来,黑人超大的巨无霸也软化退了出来。小兰抽续的身体一就扭动着,眼角泛出满眶泪水,开始像个小孩开始哭闹:“呜……人家……还要……还要嘛……你们……谁……再来干妹妹……求……求求你们……再……再一下下……真的……真的再一下……一下就好……ㄨ……说好干到爽的……却又……你……你们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做……真的……只要你们……再……再干一下……再干……”-
-
“看吧!你这个女朋友还真是让我们”伤脑筋“呀!这样我们的开销很大的耶,喂!今天就到此了,把裤子给她穿起来吧!”
-
-  男子把小兰带到一边的手术椅上,小兰虽然在哭,却没有抵抗,两脚大开露出中间的淫穴还一边用着手搓揉着紫黑肿大的阴蒂,男子用鸭嘴器把小兰的淫穴撑开直见子宫颈,再把刚刚的按摩器对准了子宫颈口插入,再把丁字裤穿上。-
-
“啊……不干人家……那……把管子再加粗一点……电力开再大点……好不好……”
-
-  小兰从丁字裤上的尿道开口把手指伸进去,摇动着按摩棒。-

-  “哈哈……看到了吗?真是伤脑筋啊!不打扰你们了,我们走!”-

-  前面的落地镜大概是单面镜,所以小兰好像看不到我,等所有人都走后,就只剩下我和小兰了。小兰还是坐在手术椅上,摇动着按摩棒并隔着裤子揉着阴蒂。
-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小兰也换了各种姿势,有时夹紧大腿搓动着、有时像在撒尿般蹲在地上,用手紧紧按着下体,一副想要插的更深的神情、有的时候也会休息一下,唱着儿歌,还不忘记搓揉自己的变形的巨乳。我看着这种场面,脑子一片混乱……“喂!大侦探,起床啦!该吃早餐了!”